教育变革时代,谁与争锋?

0918_3

9月17日,凤凰在线教育实验室成立发布会暨金凤凰教育主题沙龙《在线教育的变革时代》在51TALK国贸体验店举办。

 

正保远程教育集团副总裁卢宁贵、智课网创始人韦晓亮、无忧英语CEO黄佳佳、决胜网CEO戴政、互联网教育研究院院长吕森林、和君咨询高级咨询师候瑞琦参与了“在线教育变革时代”的沙龙讨论。教育部科技发展中心主任李志民、凤凰网首席技术官CTO佟佳睿分别做了主题演讲。如下是小编带来的现场整理。

 

李志民说,教育面对的最大的两个矛盾是促进教育公平和提高教育质量。而这两个矛盾依靠在线教育是可以解决的,李志民认为计算机和互联网的发明解决了人的智力延伸。在李志民看来,互联网的发展分为五个阶段,依次是:信息互联、消费互联、生产互联、智慧互联和生命互联。在线教育的蓬勃发展一定是在智慧互联的阶段。

 

李志民还指出教育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它是一个良心活儿,是不可重复的投资。希望做教育的人不要浮躁。

 

佟佳睿认为,传统教育和在线教育的本质区别是把资源向体验转移的过程,光靠优秀的资源是不可能真正吸引到用户的。

 

以下是各位嘉宾的讨论环节。

 

互联网教育会遇到哪些瓶颈?

 

韦晓亮:难做的东西往往是我们需要做的东西。我认为第一个难点在于深度的内容研发。谈营销和流量的人太多了,但是内容研发很少。第二点是线上教学的用户体验。这样的话产品设计会非常复杂。第三点是数据挖掘。现在的人都在谈概念,很少有人去做。第四个是关于资源的使用。我们从不选择不适合做线上的所谓名师。很多平台有很多名师,但没有发挥该有的作用。我认为名师发挥的作用应该是标准化的知识框架下个性化授课深度。

 

卢宁贵:我们做了十四年远程教育。我们遇到的问题就是社会群体能否接受、认知互联网教育的概念。信息技术和网络条件发展很快,但是人们对学习方式和观念的改变很慢。像中华会计网校,它改变了一代会计人的学习习惯,因为我们用了十几年的时间去做这个事情。但是如果在教育的其他领域没有一个像中华会计网这样的东西出现,人们的学习习惯会改变的很慢,人们对互联网教育的接受程度会比较低,我们需要去逐渐转变大家的观念,这个需要很长时间。另外,中国经济的发展水平以及人们使用电脑和互联网的普及率还是不平均的。当这种差异解决的时候,互联网教育的发展势头会更猛烈一些。

 

黄佳佳:因为我们是做真人外教在线一对一的,对我们来说核心的部分就是用户体验。但是没有老师好的体验就没有学生的好体验。我们要帮助老师节省时间,让他们把时间都花在给学生备课、填写课程档案中去。对于学生来说,线上最大的挑战是吸引。教育是反人性的。我们可能会用好社交的手段来跟学生互动,包括线下活动,这些都是我们要尝试的。

 

戴政:我讲点儿不相干的。从去年到现在,很多教育机构倒闭,大浪退去,才发现是在裸泳。互联网教育还是要做专。决胜网做国际教育产品的搜索和咨询。你会发现移民和游学是顺荷尔蒙。培训和留学是逆荷尔蒙。越是这种情况下,越是要清晰地了解自己的产品,信息要透明。

 

有一个说法是,不存在纯粹的互联网教育,只不过是基于互联网的教育形式。大家同意这个观点吗?

 

韦晓亮:我特别同意,这其实说的就是O2O,这是必然的。新东方的O2O是从offline到online,我们做的是从online到offline。从online到offline 是可以形成现有标准化和系统性然后再到线下的。但是反之会遇到最大的问题,就是你很难把线下的东西标准化后再挪到线上。

 

卢宁贵:互联网教育的核心本质的东西还是教育,我们应该更多强调教育而不是互联网。我们认为互联网的优势是平台,它的特点是能够把更多的内容放在网上让更多的人收益。

 

在线教育投融资背后的危机,是不是只要跟教育相关就很容易融到钱呢?

 

卢宁贵:我们是上市公司。目前大的环境对教育行业的机会是非常好的,正因为有资本的青睐,很多人的关注,很多大小企业会进入这个行业。从目前来说,更多人和资本进入这个领域,是一件好的事情。中国的群体大,细分领域多,只要你找对方向,做出特点,有好的盈利模式就比较好拿到投资。

 

黄佳佳:到阿里上市之前,整个互联网行业是一个融资的高峰期。不仅是教育,高科技行业的发展都是离不开资本推动的。

 

韦晓亮:我们融资的理念是这样的:我们更在乎的是“融”而不是资,“融”就是要融合,你跟投资方要有共同的期待。“资”一方面是资源,另一方面才是资金。我一直在选一个生态,要看你的产品和投资方能提供的生态是否一致。我想要的是生态投资而不是战略投资。

 

资本是短视的,热度会大减?

 

戴政:明年上半年结束,过去一年拿到过A轮,但是盈利模型不清晰的公司,在明年上半年做B轮的时候会遇到很大的波折,同时某一些波折会波及整个在线教育的发展情况。在线教育的泡沫会来的更猛一些。

 

侯瑞琦:资本是逐利、短视的,资本退出某个行业的投资,对整个行业的影响没有那么严重,最主要还是这个行业自身要有优秀的企业不断涌现。在其他行业,90%的投资都是失败,在线教育投资不能说90%,50%也是失败的。创业者比投资人要重要的多。

 

吕森林:泡沫肯定是有的。K12是重灾区,在线外语其次。我自己做在线教育十年有余,从整个行业的特征来看,K12非常特殊。梯子网为什么会倒下呢?因为她把教育完全当成了一个互联网公司来办,后来发现K12原来是个坑,还挺坑人。一个题库出来后,立刻出来很多题库,APP也一样,但是市场容量没有那么大。在线教育从创业到收支平衡,五六年算是比较短的。明年在线教育会进入一个调整期。

 

在线教育盈利模式思考:除了免费还有没有更好的方式来打开局面?

 

韦晓亮:教育行业必然不是靠免费来构建整个生态的。免费模式只是互联网模式中的一种。周鸿祎说过,免费这个东西要是用好了,你会很强大,但是你要用坏了,死的也会很快。既免费,又有严格的质量把控的公司是应该很吓人很让人敬佩的,那他需要很多的资金支持。很多免费的产品其实是在没有价格的本身也没有价值。教育公司就是要收费,只不过你要卖内容,也要卖服务。让用户觉得我是为效果买单的时候他自然觉得我应该交钱。

 

吕森林:免费这个事儿是有点儿坑人的。小米手机用互联网模式做手机,但是你说他敢不敢把完全免费发手机,依靠服务来赚钱?不可能。教育也一样。

 

卢宁贵:对于在线教育来说,免费是需要的,因为我们毕竟需要体验之后才能作出购买的决策。但是前期的免费不会让大家形成一种习惯之后,就不再需要收费的产品。在线教育不仅仅是某一方面的内容而已,它应该是一个完整的体系才能确保高质量的内容和很好的用户体验。

 

黄佳佳:免费和付费并不是互联网教育能不能做好的决定因素。是否免费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保证学生的学习效果。事实上,现在大量免费的产品都不能够满足用户的需求。就目前来看,有可能教育行业收费是一个更好的体验。但是线上收高价是走不远的,我坚持反对虚高价。互联网就是低毛率的,你高毛率就走不远。

 

戴政:这个应该是一个服务化、产品化然后标准化的规律。免费是标准化后要做的事情。服务化到产品化的过程中做价格战,这个是得不偿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