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之光何时能照耀乡村学校?

王会玲 0

“应试教育培育功利学生。”

“要站着做教育,绝不跪着教学。”

孙志宇是安徽黟县的一名乡村教师,他的微博里几乎都是关于教育、学习、读书等话题的长文转发,偶尔会有自己对教育的思考,也不乏对乡村教育现状发出的感慨。QQ空间和微信朋友圈里同样是这样。

 

在线教育在北上广火得一塌糊涂,但即便是对教育很上心,很了解新媒体的乡村教师孙志宇依然不知道什么是MOOC,没有体验过在线课程。

据孙老师了解,目前的乡村不缺硬件设备,甚至很多乡村教室几年前就有了五十几寸触摸式的电子白板。电视、投影仪等一应俱全。“只是没人用”。

 

“我平时爱自己研究点关于教育的事情,但是其他老师就不这样了,很少有人下班之后还会研究教育。”当然,也没有人会对新的教育手段和教育技术感兴趣。“公开课评优的时候会用一下吧”。孙老师说的是教室里那些平日被闲置的设备们。

 

孙老师从教十几年了,在他看来,乡村学校缺的不是硬件,是师资。“没有师资,就等于是硬件不软,软件不硬。”孙老师介绍,乡村留不住教师,支教的人一年就走,在职老师都想往城里调,待遇低吸引不了外地老师。留在乡村的老师大部分是年龄大的人。这些老师接受新事物的能力较差,学习新技能耗费的时间多,利用新的手段要比平时讲课效率更低。

 

“教育部门会给乡村教师提供培训的机会,但是培训内容多是教学方法之类的陈旧东西。也会对新的教学手段的使用进行培训,但是基本就是开一次大会,很泛泛,没有后续的跟进。”孙老师说。“还有一点,就是如果你身边的老师都用新的手段和设备,你也会主动学主动用,但是如果别人都不用,你都没有用的动力。”

 

促进资源平衡是所有在线教育从业者和教育部门想要做的事情。但是孙老师说,网络媒体在目前教育阶段,如果运用不好,对教育起不到助力作用。“教育管理和运用是瓶颈。”

 

在一次会议过后,孙老师发了一条微信状态:“考核加分、上岗评聘、绩效奖励,教育就是在如此的折腾、内耗中支离破碎,疲惫下坠!一切教育革新都显得无足轻重了!祝福吧……”

 

孙志宇认为,要想解决乡村教育信息化问题,首先要解决人的问题,也就是师资问题。“政策要向这边倾斜一点。”但最根本的,也是孙老师一直强调的,则是对老师的评价机制问题。“这个机制不改,问题终究是不能得到根本解决。”他希望对老师的评价能够更多元,让老师们从评职称、算绩效中解放出来,教育部门要给老师们机会接触新事物,比如MOOC。

 

临近教师节时,孙老师说:“让教育回归自然,让教师勇于发声,让节日成为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