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葩对话成都首例“走班制”中学校长高仁辉:尊重个性、尊重选择、尊重生命的真实需求

 

“泡桐树中学最大的特色,就是尊重个性、尊重选择、尊重生命的真实需求。”

——泡桐树中学校长高仁辉

在成都,今年的开学季因为一所“与众不同”的新校而变得有料、有趣,在这所中学,没有班主任、没有固定教室,有的是学生自主选择课程、走班上课、分类分层分时的多元化课程体系、平等的师生关系、顺畅的家校沟通,这种初中教学模式的改革在成都是第一例,引发了广泛关注和期待,茄葩采访了泡桐树中学校长高仁辉,密切关注教育的变革。

 

茄葩:校长,您现在压力大吗?

高校长:开学前,说心里话,压力大;但是在学生正式选好课后,我比哪一天都坦然。这么多的准备,而且我相信这件事是正确的。我们不是为了改革而改革,而是作为一位教育者,作为一名父亲,应该给孩子更多的东西,原来学校缺失的东西太多。

 

茄葩:创办一所新学校的初衷是什么?

高校长:我认为,在中国,课改的核心在课程,其次才是课堂。

 

我一直从事教学工作,此前曾在成都石室联合中学担任教学副校长。尝试过“生本课堂”的教学改革,这是基于课堂理念、师教行为、学习方式的改革,产生了一些有益的影响。但进行到2012年,遇到了瓶颈,感觉使了很大的劲儿,但效果有限。于是,开始寻找突破口,要找新模式、新办法。2012年8月,成都市青羊区教育局带领当地多所学校来到北京十一学校学习,我有很深的感触,了解到十一的模式后,我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青羊区的基础教育一直走在教改的前沿,在全国也是很有影响力的,2013年夏天,在教育局的牵头下,我和三十多位优秀的教师们一起创办新校。
我们在做的事,是对中学阶段课程的重构,要为学生提供他成长需要的课程,必须采用选课来满足他的需求,因为有了选课,就必须通过走班来实现。

茄葩:创办这样一所“与众不同”的新学校,过程中遇到哪些困难?

高校长:新学校到底是什么样子?我们都在摸索,我们要用语言描述出来,并且和大家一起展望美好的前景。遇到的困难主要有三个:

- 如何让优秀的老师有勇气走出原先的学校和岗位。这些老师都有已经取得的成绩,要抛开这些来到新校是不容易的,区领导和老师们座谈,讲理念,讲教育梦想,这真的打动了这群年轻的老师们,目前以30岁的年轻老师为主,很有热情。

- 课程开发走过弯路。在课程开发的过程中,一开始确实有很多不太科学的地方,2013年底再次去十一学校学习后,我们推翻了前期的全部工作,重新开始。

- 想方设法解决师资配备问题。传统的师资配备方式导致艺术、技术以及其它综合课程的师资很有局限,新学校需要整合社会资源,丰富用人机制。比如,需要木工设计与制作的老师,正规的渠道没办法引进,于是,我们找到专业人士来兼职。装潢设计公司的设计师、保险金融业的理财师、艺术团的专业演员……我们和他们多次交流,为了孩子的成长,他们走上了学校的讲台。

 

茄葩:目前,来自社会各界的反馈如何?

高校长:8月25日开始试运行,我们非常谨慎,学生、家长、老师在不断的磨合,新的模式确实引发了很大的反响。

- 家长:开始可能有顾虑和担心,也有人不理解这种模式到底是怎么回事,选课走班的背后其实是课程的重组重构。家长的反馈还是非常好的,百分百的安装了学校信息化管理平台。

- 学生:学生们很兴奋,我经常和他们聊和从其他渠道听他们的反馈。我感觉到,和以前的学生不一样,以前的学生都很规矩,现在的学生更多的是一种无所畏惧,甚至有点张扬的状况,他们在开学典礼上的表现,让我非常惊喜。刚开始有很多插曲,第一天,好几个学生不知道下一堂课在哪里上?老师就会告诉他在公共区有电脑可以查询。我走在学校,把我的手机客户端随时打开,遇到不知道在哪上课的学生,随时帮他查询。

- 老师:用了一年时间准备,老师适应很快。

- 群众:接到很多咨询电话,孩子还在读小学,想来泡桐树中学,希望孩子能够接受这种教育。我们很明显地感觉到,家长有这方面的诉求。

 

茄葩:对校园信息化怎么看?

高校长:一方面,现代学校必须要培养学生较高的信息素养,在运用中学习是最有效的途径。另一方面,从学校的管理和课程改革来看,信息化必不可少,需要强大的平台来保证正常运营。比如选课的第一天,全家人几台电脑同时选,基本2分钟内全校主要课程都选完了,学生反馈不是选课,是“抢课”!没有平台的话,课没办法排,没办法选,管理方面也没办法,信息化是基础条件。特别感谢北京的云校,给我们提供的技术支持。

高仁辉校长最大的爱好是旅游,他喜欢亲近大自然,高原、草原、海边、沙漠…他说,尤其是没去过的地方,都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