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名教育界CEO、CTO参加互联网教育圆桌论坛



8月29号,茄葩与CSDN网站联合举办了互联网教育闭门沙龙。CSDN总编辑刘江主持了沙龙,慧科教育研究院院长陈滢、智课网CEO韦晓亮、一起作业CTO王晓光、新东方在线CTO曾明、卓望集团教育业务部副总经理万欣、原拓维信息CTO杨栋、北师大教育技术学博士万海鹏、皮影客CEO胥克谦以及专程从深圳赶来的英盛网CTO彭泽森等20位教育企业创始人和技术总监参与了会议讨论。以下是圆桌会议的讨论内容。

刘江:曾总你们做的时间久,这些年你们在技术方面感触最多的是什么?

曾明:应该是技术的方向。因为我们本来就是有一个在营业中的平台,而且是盈利的,上头也会有盈利的要求。我们原有的架构已经是不适应新的要求了,可是你要去动它,这个是很痛苦的。在这个基础上,怎样找到新的技术去做这个改变、技术怎样去推动架构的改变是我们关心的。

刘江:本身做学而思、新东方这些架构都是有一些特殊的地方吗?


曾:一方面,这是一个电商平台,电商、互联网这些所有的东西都需要有,而且要做的不错。否则你的活跃度、你的流量、转化率就差。相比其他电商平台,你花了同样的力气比如说产品购买、支付、订单这些东西,但是达到的效果不一样。除了电商平台之外,你又需要是一个像优酷这样的视频网站。目前大部分在线教育是录播的方式,但是直播开始做起来了。其实做直播的技术的坑还是多的。我们做了两三年,其实很痛苦。

杨栋:新东方和腾讯合作的那个,我在上面上课,不如YY。YY在这方面是国内的NO.1,这是不容置疑的。

曾明:大数据、个性化、智能教学这个也是很大的挑战。你还是有传统的东西,你说视频碎片化,这个需要有很好的工具、技术来解决、靠人工是不可能的赶上的。

韦晓亮:其实曾总说的非常关键。切片不能靠人工,现在我们的切片是有连接的,切片和切片后面是一个知识图谱。这样,学生是在一个生态里学习。我们非常清楚,学生问一个GMAT的写作问题,又跑到另外一个阅读老师的课堂里问GMAT阅读问题。他提的这两个问题之间是有连接的。因此知识图谱是非常关键的。我们从零做起,在架构方面会问题少一些。

另外,我谈一个自己的观点。我觉得技术对教育最重要的促进还是在效果。目前大家还停留在效率这个层面。但是效果和效率是同等重要的。我觉得教育背后的CRM系统非常重要,数据挖掘、用户行为分析基本是都是在这个CRM系统里做。

曾明:CRM完全要自己开发。对我们的挑战是我的CRM要把所有的业务、平台、应用能够整合起来。

胥克谦:我研究人机交互比较多一些。在线教育在规模化方面需要迈过一个很大的门槛。由人对人的交互要转为机器与人的交互。即便是直播,我上课的时候可能发现有微信我就去看看微信。这个问题关乎课程设计模式和技术推动。在影视行业和游戏行业人机交互做的很好,教育要吸收这些有用的部分。

杨栋:必须要学游戏。因为游戏是目前整个移动互联网行业里面最最规范的。你知道游戏里面做策划和数据分析要多复杂!还要做数值分析。游戏产品的本质是精益求精的,是在做人性。

韦晓亮:剧本设计还是很重要的。投入也是很大的。

立思辰王琪博士:线下闭环怎么做?传统教育这个怎么做?毕竟学生90%以上的时间在学校,这部分数据很重要。

杨栋:这个又涉及图像识别了,扫描仪很贵。

立思辰王琪博士:学生在线下上课,走神了我该怎么知道?

韦晓亮:智能硬件是未来,智能手环是在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现在还有很多弊端。

刘江:大家怎样看C2C平台呢?

韦晓亮:教育和医疗是非常相似的两个行业,他们都是基于安全性需求的,对于这种行业,人们只需要最好的,不需要海量的。因此教育不需要强调容量,只需高质量、深度研发。我认为,做C2C,终究成不了平台,因为你一方面要很大很全,一方面又要很精,这是矛盾的。而且C2C有两个困难,一个是流量从哪供给给他?第二个就是,比如一个老师说我可以来提供内容,但是他的内容差,你是让他进还是不进呢?从平台的角度说,原则上你不能不让他进。教育平台跟淘宝还不一样,你在淘宝上买了假货没准下次还上淘宝,但是你在一个教育平台发现这个内容不好,你肯定再也不来了。精致的内容是核心,但是你要是设一个门槛,那就又不叫C2C了。

胥克谦:去中介化这个事儿会有点儿大。但是一起作业,做的足够优质又足够成系统,他们是可以落地的。这些小机构是绝对做不了的,通过小机构辐射下去之后,又反过来由内容推动,形成一个新的系统。

韦晓亮:一起作业其实到最后的工作不是做B2B,而是做内容生产的这个公司是非常强大的。他们应该有非常惊人的爆发力。

王晓光:一起作业的模式是比较特殊的。我们做的是小学为主,学生受制于老师、时间多被作业占据、使用电脑的能力比较差,我们一直也在克服各种各样的问题。包括我们自己内容的产生,因为全国各省会有各种不同的教材。总的来说,这是一个很重的平台。接下来一起作业会向平台化发展,比如汇聚最好的内容,帮助老师和学生们去获得他们想要的。其实用户关心的并不是这个老师多么有名,而是在你这个平台做题,这个题期末会不会考,做了会不会提高成绩。这个时候我们如果投入一些名师,用户其实根本不感冒。好题最重要。

刘江:你们还遇到了哪些问题?

王晓光:我们最大的问题就是中国的互联网环境还是比较差的,而我们的用户年龄又是比较低的,他们使用互联网有一定的困难,怎样让用户持续的对一个非强制的在线教育平台感兴趣是非常重要的。

杨栋:我去过的学校都在用一起作业。本身一起作业的模式是偏游戏化的,所以当孩子面临升学的时候,家长就不太想让孩子用这个系统了。所以我觉得一起作业最大的问题还是产品问题,不是渠道问题。我觉得你们的渠道能力是最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