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MOOC被重视起来的一些深刻见解和发展趋势

转载 0


我们知道MOOC热潮在2012年达到顶峰,当时《纽约时报》公开宣称该年为“MOOC年”。“瓦解”这个词的变体在那篇文章中出现了三次,这预示着求学者学习和教育者教育方式的重大变革。


一年后,《纽约时报》承认MOOC遇到了挫折。其早年的成绩未能达到高值的期望,而这似乎也在意料之中。那些高调宣传、质量却不能保证的课程,例如来自其中先驱圣何塞州立大学的课程,使得一众人抑制住了狂热。


今时,争论大起:MOOC是胜者还是败寇?多数讨论趋向于集中在一对关键点上——学生结课率(以及与之相关的退课率)和成绩。这些是对学生成就的传统测评方式,而在讨论中往往被忽略的是,除此之外为其他冲击和趋势注入见解的数据财富。


在EdSurge七月的旧金山教育科技聚会上,我们请维沙尔·卡普尔(Vocareum的营销成员),钟东(汤姆)(Coursera软件工程和分析的领头人)和沙仑·休斯(Udemy营销的资深总监)分享他们的数据和见解,帮助我们从不同视角欣赏在线学习和MOOC的潜力和进步。


谁在参与MOOC?


东透过Coursera八百万用户的人口统计资料,以一个简单的问题作为回应的开篇:Coursera的使用人口是什么样的?他说,目前“主要是成人求学者”,同时补充表示,超过半数用户都拥有大学文凭和一份全职工作。


东还探究了Coursera学生的全球趋势,并分享了以下资料:


民主:“一个国家越缺乏民主[据《经济学人》2012年发布的的各国民主指数看],其国民对以民主为内容的课程越是兴趣浓厚。”


不同科目间的年龄分布趋势:“似乎你年少时认为机械学非常重要,但人生的晚些时候又意识到没有好好学习统计学。或许当你再年长一些,哲学和诗才是你真正需要去欣赏的。”


不同学科间的性别差异:不同科目课程的女性参与比例“对于评判课程‘更男性化’或“更女性化”这一点似乎增强了人们老一套的印象”。例如,《食品与营养》《教师专业化发展》《医学》课堂中,女性占据了学生的绝大部分,但在《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中女性的比例却不足20%。


(下图转自Coursera)


凭着这份有关选课成员身份的有力资料,东表示Coursera希望能够做到“利用受众分割信息个性化不同求学者的经历”。他还补充道,从全体使用者和新兴市场的数据来看,Coursera的女性群体人数正呈现上升趋势。



学习永无止境


“工作和学习是同时的,”休斯说,“Udemy上的绝大多数求学者都是想要保持技能先进性的专业工作人才。”


引用美国劳工部,麦肯锡公司和世界经济论坛的报告,休斯提供了统计资料,暗示当前儿童的学习内容与未来工作的所需技能失谐。


65%的小学生将拥有前所未有的崭新工作;


72%的教育机构表示近期毕业生已经做好了就业的准备,但只有42%的雇主赞同这一点。


“这种在校学习与在公司工作的传统模式正在消失。”休斯说。就像Coursera的许多学生一样,Udemy来自超过190个国家的三百万用户中,大多数都希望通过在线学习市场重新武装自己,在新的就业岗位和未来抢占先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