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教育的机会不多,从三四线城市教育体系崩塌谈起

刘 钊 0

8月23日IT桔子Focus教育系列沙龙邀请到了江海云霄的CEO胡宇东。沙龙上,胡宇东分享了江海云霄对于在线教育的一些思考与实践。

 

 

为什么是三四线城市

 

教育资源极度不均衡

中国现在的教育均衡处在最糟糕的时候,原来中国的教育分布式点状的分布,但是今天呢,教育资源开始高度集中。过去,最优秀的人当老师,现在,回到三四线城市做老师的人不再是最优秀的那一批。

教育体系从三四线城市崩塌

传统的教育体系正在崩塌,因为我跑了N多的三四线城市,我深切的看到,那种原来强烈的行政命令老师不能在外补课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教师全部变成了事业单位的合同制员工,一个月2300块钱,但是出去补课一个月能赚1万,开始有越来越多的私立学校兴起,未来的3到5年,中国的教育环境会向欧美式的私立教育发展。

教育的困境与出路

教育与电子商务的区别

电子商务和学习有什么区别,我们曾将学习划分过三个阶段,信息、知识、能力,学习最终获取的是能力,但是传统的网校只不过是呈现了知识,信息转化成知识,需要记忆和理解,知识转化成能力需要反思和实践。按照电子商务的做法去实施教育是失控的,所以无法保证结果,所以无法产生价值,所以持续生存。如果在一个虚拟的聊天室,我做几道题就是实践了吗?这个过程可以控制吗?我们希望通过远程实景教学给到孩子一个真实的课堂教学环境。

教育的终极目标是生存

建构主义强调,生活即学校,它是要在一个真实的环境中通过人与人的互动,去学习和成长。什么是教育?就是一个人社会化的过程,现在的教育起源于工业化社会,那时候需要大量同质化劳动者的一个背景,教育对应的是一个人的生存能力,所以,绝不是一套智能题库,一个虚拟聊天室就能够完成所谓的教育。教育服务绝不同于电子商务,一台手机的生产与消费不是同步的,但是教育服务是同步的,所以它的质量控制比工业产品要复杂。

关于教育的三个结论

是教育而不分线上线下。

是教育而不是培训。

线上需要免费,体验才要收费。

鹦鹉螺的实践

 

从2010年的7月13号,江海云霄就成立了,我们最开始做了很多尝试,在2011年的9月的时候,我们做了一次很艰难的决定,专注在教育这这个领域,今天中国三四线教育的现状,远远比我们想象的要糟糕,所以我们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市场机会。12年,我们推出了鹦鹉螺的品牌,并且在13年拿到了中欧的天使,今年开始走向全国,并且完成了A轮的融资。

我们将远程会议系统应用在中小学的学科教学上,所以我们并不是录像播放平台,也不是在线1对1的互动模式,也不是虚拟聊天教室,我们是在三四线城市租建了一个总面积300-500平米,每间50平米的教室,在教室的现场有20多个孩子组成的小班,教师远程对这个班级进行授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