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课而来”关于MOOC的问答集锦

王会玲 0

 

前几日,知乎发起了一场圆桌会议慕课而来,包括大学教授、MOOC爱好者、教育企业家等在内的众多知乎用户参与了此次讨论,问题颇多,角度颇多,回答也见仁见智,似一场思想的交锋。今天,茄葩小编为大家摘取部分精华问答集锦,以飨读者。


如何安排在线课程的排期?大规模在线课程的作业设置有什么讲究?

叶丙成 台湾大学MOOC执行长


在线课程的作业,真的需要花不少的心思来好好设计啊!以台大在 Coursera 的课程来说,我们都有专业的教学设计师与老师合作,针对老师的课程设计出很有意思却又能让学生学到东西的好作业。这也是为什么台大的 Coursera 课程会受到很大回响的原因。比如说,以台大最牛的吕世浩老师的「秦始皇」Coursera 课程来说,他的课便曾出作业要学生想像自己是报纸的总编,选出历史上的一天,来编那天的报纸头版。我曾经看过一个初中生作的作业,选的是八国联军入京的事件,设计了震撼惊人的报纸头版。这样的作业,能让学生真的活用知识,也对学习感到乐趣。这是我们台大课程的主要精神。

除了设计有创意、让学生能活用知识作业之外,对于很多需要同侪互评的作业,有一个很重要的关键是作业能否成功的主因。作业是否有设计好 Rubrics(评估准则)?也就是说出互评的作业时,台大的老师跟我们的教学设计师,会一起合作,明确的规范出作业评分的标准。什么样的作业可以拿到五分?什么样的作业可以拿到四分…把这些标准明定清楚,让之后的学生互评时有所依据,便是所谓的Rubrics。目前台大Coursera的课程,对于Rubrics的设计有很深的经验,也非常坚持好的作业必须要有好的Rubrics的配套。我们相信这样子,才能让同学作业互评能有公平客观的评价,学生也才知道每份作业该努力达到的目标是什么,以达到作业的教育意义!


具体的一门 MOOC 课程是怎么制作出来的?老师在做 MOOC 课程中遇到什么困难和疑惑,如何解决的?


叶丙成 台湾大学MOOC执行长

台大 Coursera 的课程,很在乎老师在影片中的表现,以及老师对内容的掌握。我们拍摄课程主要有两种模式。一种是我们帮老师拍,但另一种是我们训练老师,让他自己有能力拍片、剪片、后制。

不管用哪种模式拍,台大的课程著重的不是画面布景,而是在于「人味」。让没法接触到的老师在影片里面能充满「人味」,让学生透过屏幕也能有所共鸣,这是我们台大团队所追求的最高制作原则。


MOOC 在向大规模的人群提供无差异的教育教学服务过程中,如何实现「因材施教」?


清华大学 赵鑫

欲讨论,先定义,什么是因材施教?我个人会把因材施教很土鳖的定义为:

(1)已经会了的东西,就可以不用学;【内容的差异】

(2)学得快的同学,可以快点学;学得慢的同学,可以慢点学;【节奏的差异】

(3)用自己习惯的方式学,爱听课可以听课,爱看书可以看书,具象化思维的人,学案例;抽象思维的人,学理论;【方式的差异】

从这个角度来说,MOOC天然的是一种Blended Learning的手段。直白的说,因为MOOC课程:


(1)看不懂,可以多看两遍;一眼能看懂的,可以先扫一遍字幕决定要不要看;

(2)理解慢,可以调节播放速度;理解快,可以调节播放速度。
所以本身就是因材施教的。


具体到典型的MOOC网站:


(1)绝大多数MOOC网站解决了节奏差异的问题。

(2)khan academy 解决了内容差异、节奏差异的问题。

(3)目前还没有完全解决方式差异的问题。


后续要做的工作,我个人认为,最重要的就是持续不断的推进教学知识的结构化,结构化之后,才能解决因材施教的问题。在结构化的道路上,教研力量的缺乏,是当前的核心问题。

 

如何在职业教育中运用 MOOC?


mooc用户的核心需求是主动学习的需求,而国内大多数职业学校的学生往往不具备这个特点。所以可以说mooc在职业教育中的应用是个死胡同吗?


杜克大学 曲凯


教育的根本目的一直是备受争论的,但是至少目前来说社会上的教育还是比较功利的,教育大多是需要和结果直接挂钩的,比如题目中所说的职业教育一般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找到工作,或找到更好的工作。只要能达成这个目标,不管教学的方式和手段是什么,不管是一对一教学、线上线下还是MOOC,都会足够吸引人。比如别的回答中有提到德国的职业教育很流行,但是其实德国的职业教育很多都是和企业联合的,从教学方案到实习再到就业都是有保证的。

所以,MOOC这种学习的手段是可以用在任何教育当中的,但是要真正有效还是需要其他的辅助因素,比如和学分学位挂钩,比如和企业挂钩,等等。


MOOC能否实现类似专业教育的系统化?

北京大学副教授 陈江


从前景上看,随着未来 MOOC 课程的丰富化,我个人认为迟早会出现课程评价的人才/机构,经过对同一专业的若干MOOC课程的调研跟踪,整理并推介优选出来的跨学校、甚至跨语言的课程系列。


补充一下:系统化的教育中,尤其是理工科,经常涉及到一些实验。但实验类课程却是目前的 MOOC 天然的短板。


好在实验类课程是教育体系中相对有利可图的一个角落。因此当 MOOC 真正蔚然成风的时候,我相信淘宝之类都会成为完善新的教学体系的一个支柱 —— 实际上去看看淘宝上卖单片机、嵌入式系统、FPGA学习板的商家们现在的表现,应该能猜到一二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