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疑的怀旧主义者

转载 0

1、无辜的点灯

作家张中行就说:“蜡烛与电灯的最大不同是什么?不是亮度,而是有没有感情——蜡烛能在夜里陪着人流泪。”应该说,这种“怀旧”的文学感喟吊足了现代人的胃口。但张老毕竟是受过五四运动“民主与科学”熏染的人,所以,他也明白,电灯的照明效果比蜡烛好,点蜡烛的时代是回不去了。

2、徒劳的运动

可有些人却没有张老这种通达,他们悲观地认为,我们用的电要靠烧煤来获得,烧煤会排放大量二氧化碳,形成“温室效应”,因此发起“熄灯一小时”活动。环保主义者还认为,食物从产地到你盘子里所花的路程越长,烧掉的石油就越多,导致全球变暖的碳排放也就越多,因此,他们又发起声讨“食物里程”运动。

3、环保的真相

可有经济学家却指出,把食物从农庄弄到商店的碳排放量,只占他一辈子碳排放量的4%。从国外空运食物的碳排放量,只相当于把英国本地食物冷冻起来的1/10。由于各地食物生产比较优势的存在(比如新西兰养羊成本比英国低很多),把新西兰的羊糕运到英国,耗用的碳排放量是把威尔士(在英国)的羊糕运到伦敦的1/4。

4、关于转基因

“熄灯一小时”和声讨“食物里程”运动尽管荒谬,但造成的危害还没那么大。而反对农业新技术的环保主义则危害无穷。前些天,新浪微博一个叫“古清生”的作家发微博说:“俺认识的很多农民,他们自己吃的菜也不用化肥、农药、除草剂和转基因种子。在中国,哪个职业的人口最多?当然是农民。这样就可以推论,不用上述物质,也能养活最多的人口。现在见支持农药和转基因的,见一个拉黑一个。

5、理性乐观派

我反驳他,土地的碳储存量大于植被和大气的碳储存量,犁地会释放土壤中的碳,而除草剂能控制杂草,不用犁地,减少水土流失和碳排放。一般人以自己不吃打农药的食物照样能活说事,却看不到这是世界粮食分配不平均导致的。你能过这种生活,并不代表世界上所有人能过这种生活。如果不使用农药化肥,现在的亩产量还停留在1961年的水平,要养活现在的世界总人口,那就需要耗掉82%的陆地,现在的大部分森林都要被毁灭。这难道就是环保主义者希望看到的?他被我拍砖后,还傻乎乎的问我数据来源,我告诉他:《理性乐观派》。

6、乐观的基础

确实,所有陷入“怀旧的环保主义”的人都应该读读这本书,不是说不该环保,而是要明白,我们没必要悲观到用“怀旧”的方式来环保。更好的环保方式,还是应该通过技术革新来进行,比如,现代现代植物油里和大量红肉构成的饮食结构里奥米加三脂肪含量低,可能会导致心脏病,我们可以多吃鱼、水果、蔬菜来平衡,可以寄希望于新一代转植物品种(该书出版时美国已经培养出奥米加三脂肪酸大豆)来纠正这些缺陷。


这才是我们理性乐观的理由,也是我们幸福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