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考教育薛思科:我所遭遇的三次在线教育冲突


2014年8月8日,在圈课网与CC视频共同举办的结网职业教育沙龙中,跨考教育网校事业部总经理薛思科与大家分享了他的行业历程,以及所遭遇的在线培训与地面辅导的三次冲突。


以下是薛思科带来的分享,由茄葩编辑整理。


传统教育机构与在线教育机构之间像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一样,相关联,相威胁,相促进。我原来是从地面走出来的,最开始是在做地面的市场代理,发传单,组织讲座等等,后来去了万学,开始做销售,然后到了新东方在线做产品,最后到了跨考的网校事业部,在这个过程中,我经历了较为完整的地面和网校之间的纠结,一共有三个过程。



父母: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关系,父母可以打孩子。

97年我到新东方在线的时候,负责的考研项目有100多万,那个时候,新东方的地面考试项目在4、5千万,新东方还有个项目,是B2B,把课程给到高校的图书馆,那个课程在3、4百万。结果在我试用期的时候,就得到一个噩耗,高层说:“要不就不要做在线辅导了,砍掉你们这个部门吧,你们的收入太少了。”这时候就经历了父母打孩子的痛,那个时候我和自己的团队努力的在做这个项目,把它保留了下来。在2008年末,项目做到了500多万,到2009年的时候,大概做到了1500万,2010年的时候3000多万,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我离开了新东方。


兄弟:哥哥和弟弟的关系,哥哥可以打弟弟。

在新东方做到2000多万的时候,我就遇到了第二段关系——哥哥和弟弟的关系,新东方在2010年末的时候,做到了6000多万,这个时候我们接到了海量的投诉,新东方的老师就会说,是不是网络课程抢了地面的生意?抢了地面的生源?抢了地面的东西?抢没抢啊,肯定抢了,但是也没完全抢。这个时候就是哥哥打弟弟了,一些新东方的老师出现罢课,不允许其他教师在新东方在线上讲课。


夫妻:丈夫和妻子之间的关系,丈夫可以欺负妻子。

2011年的时候,我来到了跨考教育。我大概在01年进入这个行业,跨考是一个年轻的公司,校长的年龄小一些,有些校长我好像还带过,那个时候一开会,我一个人坐着,对面坐了15个分校的校长,来跟我PK,问我课程收不收钱?抢占了地面的市场怎么办?等等一系列问题,在跨考工作了一段时间以后,网络和地面进行了一定的结合,进入了丈夫和妻子的关系,丈夫可以欺负妻子,我还是那个被欺负的角色。


在线教育的角色在转变

这些年,当我惊喜的发现,网校的角色在转变,父母会老去,孩子会成为父母。哥哥会老去,弟弟会当家。丈夫和妻子的转化就需要质变了。这个时候,是什么发生变化了呢,首先是市场,我们的用户集中到了90后,大家是网络原著民,非常适应在线学习。其次,大量的第三方的技术解决方案公司产生,07年的时候,技术体验常常差,一听就卡,但是技术公司的崛起让环境发生了变化,接下来就要我们自己争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