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最美乡村教师”的述职报告:吾再苦当勉励,叹岁月不待人

孙佳 0


尊敬的各位领导:


您们好!


我叫奚正亮,是大海陀中心校姜庄子教学点的一名教师,今年56岁。


1976年从事教育工作,那时,我才19岁,任姜庄子村民办教师,97年被传为公办教师,由高中学历经函授成为中师学历,现专业技术晋升到小学高级教师,我由衷地感谢党对教育教师的重视和关怀。


三十多年来,我对学校、学生的重视和关怀胜过对家庭的负责,兢兢业业、无私奉献。由于工作出色,曾多次被评为乡骨干教师、县先进教师、市优秀教师、市道德模范、感动赤城十大人物、县级优秀党员,今年又被评为河北省“最美乡村教师”,但我从不以此为荣,更以高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要为家乡的教育事业献出我的爱心。


因2005年5月8日接中心校长的通知到中心校取本片三所学校的教学仪器,那天放假,第二天开学,我骑摩托车去,让送学生的车往回捎,在返回途中大约九点钟,被疾驰而来的汽车撞晕,肇事汽车逃逸,我满脸是伤,倒在路边,昏迷一夜。第二天9时,被熟人发现,通知家人被送往县医院。五天后转入张家口附属医院,经查,导致脑内积水、积血、耳孔流血水,仍昏迷不醒,23日才偶尔苏醒。邻村的村干部得知后到医院看我。一个月后我出院回家。在村边迎我的首先是全校的学生,我在车中看到后,泪水直滴。第二天,我呆坐在院中,孩子们又自筹零花钱买上食品去看我,我感激得只是挥手掉泪。本村的村民90%都去看我,病休一年中,我每时每刻都在关心学校和学生。


2007年,由于本村小学撤并,我被调入中心校,因后遗症导致反应不灵敏,说话迟钝,基于这种情况学校给我安排轻活。因我村地处偏僻,农民贫困,到外地打工的比较多,留守儿童较多,生活靠爷爷奶奶照顾。由于孩子年龄小,到中心校读书,生活又不能自理,来往接送又不安全,经村委会及村民一直同意,到县教育局请求,留下学校。县局通过了解情况,为照顾山区贫困学生,同意留下学前班至一、二年级。因这里地处山区,条件差,无人愿来任教,替村干部、村民来照顾孩子们,我看着他们渴望的眼神,我强忍疼痛,愿意照顾这些幼小的孩子,心想我的返回,可以为学生、幼儿不到外地读书而需家长租房、陪读等费用,每年要节省4万多元的经济负担呢!再累我也值。


返校后,因这些孩子幼小,生活难以自理,冬季大小便、生炉子、饮水等琐事我全部承担。因孩子的父母好多不在身边,哪个生病了,我都要到家中看望,嘱托就医,以父母之爱去关心他们,以多种快乐的教育方式激励孩子们幸福快乐地学习、展示他们各自的特长,受到了家长们的赞誉和放心。同时,小学环境的净化和美化也受到了上级领导的称赞。


我的事迹很平凡,这次给的荣誉,我觉得有些愧对,做得还不够,虽然我现在身体不佳,经常头发晕,经查脑供血不足,大脑轻度萎缩,我也要坚持,因为这里的孩子、村民太需要我了。我也感到欣慰的是:一、能以我的辛苦换来孩子们的快乐,减轻家长们的经济负担;二、我所教出的学生有8名考入大学,为当地培养出一批批有素质的人才;三、本村50岁以下的人都是我的学生,对我十分尊敬,成为他们敬老爱幼的典范。


在我退休之前,我的工作准则是:尽心尽力工作,对得起职业;教学、辅导、批改作业耐心细致,对得起家长、学生;以把工作做好、家长满意为重,不求荣誉,永不诉苦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