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IT职业教育,要深刻理解以90后为主体的用户组织

王会玲 0

我们的竞争对手不会是那些比我们庞大的机构,只会是那些比我们更深刻理解用户的组织。

        据预测未来2-3年在线教育千亿市场同比增长超过30%。其中,职业教育培训因其显著的结果导向特征、学员自主学习意愿较强等特点,更容易被线上化,也有望成为在线教育市场的首要增长点。

        目前线下教育集团的线上运营并不成功,主要原因在于线上业务仍然停留在单向付费视频输出模式,缺乏实时互动交流。第三波兴起的把知识集约、观点化的MOOC模式目前也没有有效地解决粘性的问题。

        年来,在国内职业教育领域,一批先行者开始尝试不同的方式用互联网改造传统业务。今天,我们欣喜地看到,IT职业培训领域作为一个典型的细分市场,开始涌现出一些破局的端倪。

        翡翠教育杀入IT职业教育细分领域O2O实践已有两年多的时间,创造了数千万的营业额和以万计的深度用户。

下面茄葩为您带来翡翠教育集团执行副总裁,CTO庄严对IT职业教育行业的思考与案例分享。


 做教育要分析人性与不同年代人的特性


从70后到90后


         70后关注产品本质功能—70后创业者们创建了互联网平台和生态圈

        70后那一批互联网的开拓者—BAT们建立了视频、社交、搜索、电商等解决互联网基本功能和基础平台的机构,我们现在做的垂直细分领域是基于基础平台的业务创新,新的创业机会已经不在基础平台,而在垂直和细分领域。


        80后消费时代与品牌意识的兴起—社会分工明确,典型的工业经济时代特征

举例说明:

       李想早年退学,后来经过奋斗实现泡泡网的声名鹊起和汽车之家的上市,成长成创业明星;陈欧靠网游对战平台完成第一次创业的积累。

80至85后的“吊死逆袭”之路与70后基本无差,除了商业直觉和行业嗅觉,更多靠“死磕精神”。

85后进入职场的状态


        毕业后赶上金融危机,就业压力剧增,移动互联网雏形建立,但是成长之路学习路径单一,枯燥乏味,职业培训未摆脱工业化的影子。

        85年出生的大概在2007年后陆续进入职场,赶上金融危机,IT裁员。正是在那几年,某一家之前沉寂好几年的IT职业培训机构开始崛起,直到今年初在美国上市,最高时的市值达7亿美金。批量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开始接受IT职业培训,或者说更典型的IT职业培训——当然除了金融危机,还有高等教育输出学生数量、培养目标与行业需求的规模及结构失衡。

        总结:2010年之前的IT职场,对初进入者不需要有太多的个性和创造力,但是需要有高质量和标准化的职业技能,例如当时炙手可热的java开发技术。行业细分加剧,但单一工作技能可以敲开职场大门。

90后赶上体验时代与品牌意识的崛起


        富足的理想主义:工作是为个人而服务;关注当下,在乎个人感受、兴趣驱动。原动力来自于自由,努力成功也是为了自由。

        多维的人生路径:包括考大学之内的人生路径都被颠覆,在他们心目中也没有一个非此即彼的严格的对错,由于90后都是更加密集和典型的独生子女家庭,他们更多的追求认同,在同类群体中寻求存在感,工作更多是为个人而服务;关注当下,在乎个人感受;做事靠兴趣驱动;原动力来自于自由,努力成功也是为了自由。

        举例:喜欢韩寒的跟喜欢郭敬明的不是一个群体;支持方舟子和支持罗永浩的可能尖锐对立。跟原来按照精英学霸、学渣区分,按照工人家庭、农家子弟、部队大院出身的成长环境和出身不同贴标签不同,90后的“族群划分”更多靠个性、价值观、志趣进行区分。

        孤独,认同需求:族群认同、互联网原住民、在意价值观契合、愿意为精神消费买单;部分群体追求精神冒险。

       90后参加职业教育用户的特点:学习目标有显著结果导向特征,自主付费用户自主学习意愿较强。


       提供给90后群体的教育培训产品,必须具备“工匠精神”,专注极致,才可能赢得口碑和快速增长。

职业教育互联网化有两个很大的发力优势


        第一:显著的结果导向。经过培训后能找到工作还是不能找到工作,非此即彼。验证周期短,便于建立口碑;

        第二:学生自主学习的意愿强。基本上适合于迷茫但是上进的人群,需要具备的属性:学霸精英群体不倾向于参加社会培训,纯屌丝学渣群体多数心存侥幸,上进心略差,只有迷茫但是上进的中间群体,是我们整个行业的主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