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 国际创新峰会2014“在线教育”专题现场报道

王会玲 0

今天,TechCrunch国际创新峰会2014北京站拉开帷幕。下午,TechNote高级编辑Tracey Xiang主持了“在线教育”板块。嘉宾为VIPABC的COO:Arthur Shen以及Pearson的CTO:Bradden Wondra。

Tracey Xiang:非常容幸能够和王军先生、沈先生一起交流在线教育。我们知道VIPABC今年拿到了1亿美金的投资,是阿里巴巴领头,我们知道阿里巴巴也有非常多的在线教育的产品。你们公司拿这么多钱,打算怎么扩张你们的业务?

Arthur Shen:首先感谢TechCrunch主办单位,还有在座所有嘉宾一起来分享我们对在线教育的看法。主持人提到1亿美金的投资,原本我们在做这个策略融资的时候,并不是以这样的金额,或者是以拿到资金为首要的考量。我们更期待的是策略合作的方式。阿里巴巴在国内的用户基础非常深厚。

Tracey Xiang:VIPABC的业务是很窄的范围,就是在线的英语教育。既然你们做了那么多年,一直到现在,还是在非常窄的范围,肯定是对这个市场很有信心,我们想听听您的见解,对于在线英语教育的市场规模会到什么样的程度?

Arthur Shen:我们之所以专注在线的英语教育,而且是从成人的英语教育介入,再发展出少儿品牌,主要是因为这个市场有非常大的潜力。只是在成人英语培训这个方面,国内的增长速度都是每年25%,2016年的市场规模还是在200多亿美金左右,存在非常大的成长空间。我们关注的是用在线的方式提供远距离教学,利用自己可以支配的时间学习英文。

Tracey Xiang:中国已经有非常多的英语培训学校,VIPABC跟他们最大的区别是什么?或者说你们的优势是什么?

Arthur Shen:就语言学习来讲,我们一直认为真的老师、真的人的互动是学习语言的重要关键。在座各位非常了解科技的发展,也清楚了解在线教育已经变成非常火、非常热门的行业。来自各方面不同的从业人员从不同的角度切入,MOOC也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切入方式。我们认为在某些知识领域,单向传播的MOOC可以提供一定的传递知识的效果,但语言学习更重要的是在于互动。我们比较大的差别是用真人老师做小型的群体互动,从一个老师教一个学生到一个老师教三个或四个学生。

这件事情说来简单,但其实有很多的技术含量。同一个时间,有几千个学生要学习,要把他们编成一两千个班级,每个班级只有两三个学生,这些学生的组合是动态生成的。每次一起上课的同学,每次分配的老师和教材都没有办法事先决定。一个很好的,而且能够真的实现因材施教的课程就是动态生成课程,把它组合成老师对小班的方法,把老师、教材和学生三个元素进行完整的结合。

Tracey Xiang:关于在线教育,有的人比较关注新兴市场,以及数码教育。我知道您是在香港工作,您也是关注于增长型的市场,您觉得新兴市场的人们学英语的兴趣是不是非常大呢?有很多中国本土的英语学校,不管是高校,还是学校,还是私人培训机构,都在做这些,您觉得数字的英语学习有什么样的亮点?

Bradden Wondra:新兴市场的人口情况有所变化,人们的财富在加剧,中国的地区教育也是非常重要的,很多人花很多钱进行教育。我们之前是专注于实体行业,比如书和教材行业。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我们需要探索新的机遇,我们的机遇从传统的书籍开始,如果不能用在线的方式了解学生,就没有实现个性化的互动学习。有了这些数据和技术,我们可以看一下学生学到了什么,以及他们通过教材的吸收能力是怎么样的。我觉得数码图书能够推动教育的成就。

Tracey Xiang:你在中国获得了怎样的成绩呢?

Bradden Wondra:我们在中国认购了一些公司,环球雅思是我们的一个试点项目,现在的在线教育有100万学生进行了注册。环球雅思的在线业务与传统的线下业务相比呈现两位数的增长。

Tracey Xiang:你们在线业务的收入来源是什么呢?

Bradden Wondra:既是来源于学生在线学习的课程费用,还有一些客户会选择打包教程。

Tracey Xiang:你们每个人的优势是什么呢?

Arthur Shen:我觉得我们并不一定是竞争对手。我觉得重要的是找到适合最多人的模式。最重要的是找到使用者最需要的知识点。在线教育能够提供的优势就是很容易的做到覆盖全部的需求,这是可以保证高质量服务的重要关键,要提供非常多的需求,少量而多样应用的时候,一定要覆盖全部应用。我们在全球有将近2千多名老师。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城市找到这么多的外国老师是非常困难的,而且他们各自来自不同的专业背景,老师里有法学院毕业的,还有在美国的上市公司工作,甚至还有华尔街的从业人员。他们教英文是出于自己的兴趣,是他们想跟世界接轨的管道,并不一定是为了挣钱。在中国内地,有心想跟真正的美国人和英国人学习英文的人,我们建立了直接接轨的方法,不管是你要学习他的语言,还是他的生活形态,还是文化特色,这是非常有趣的一点。

Bradden Wondra:我们有可能是竞争对手,某种程度上是这样的。在中国人学英语的时候,他们都想找一些母语是英语国家的人,也就是老外,他们需要这些老外的教学经验和国外的生活经验,所以都在市场上进行竞争,VIPABC和我们都是专注于如何让学生受益,怎么通过学习英语推动他们的职业规划提升。

Tracey Xiang:你刚刚说到的是通过技术解决学校学英语的问题,因为他们有些供过于求了,你是CTO,你有什么想法?

Bradden Wondra:我觉得有三个技术层面的技术,首先是降低人们受教育的成本,让更多的人受到教育。有了一定的数据之后,要证明确实是通过学习英语改善了生活,让他们知道技术可以让生活过得更好。首先是让成本降低,让人们付得起钱,之后要分析技术对于成就的影响力。

Tracey Xiang:中国的在线教育有很多模式,有些是新建立的模式,有些做辞典软件的,也在做在线教育平台,或者说传统的英语学校的老师做了一些平台。您觉得这些模式跟VIPABC相比,或者说大家各自的方向是怎样的?

Arthur Shen:本身是做线下起家,现在想切入在线领域,这个过程中面临最大的挑战就是技术的养成。VOIP是我们做在线教育的最底层的基础,就算是要重新开发,现在已经有很多非常成熟的技术,要做到成功的互联网教育,它背后还有很多特性是需要通过技术去堆叠的。如果你把一个老师教两百个学生的教室搬到线上,这就浪费了互联网的威力。互联网提供的特色就是分众和互动。你会希望在应用互联网的时候需必要跟另外199个跟我程度相差很大的人共享一践教室,只是为了这个老师是不是名师。其实并没有名师,只有适不适合你的老师。在互联网领域,你要考虑到怎么做分众,怎么设计教材。互联网教育讲究所谓的反转教室,讲究分众的时代,你要做碎片式的学习,你需要把学习单元切割成很多的知识源。根据一个人的特性和需求动态的生成他需要的知识源。你没有办法在第一天知道未来的两百堂课是什么,只有上完了第一堂课以后才知道最适合你的第二堂课是什么。很多线下的同行进入这个领域以后没有完整的思考,只是把原来线下的教室搬到线上来。如果你只是这样做,绝对不如你继续留在线下。

Tracey Xiang:你们在巴西做了很多业务模式,巴西跟中国的模式有区别吗?

Bradden Wondra:不光是华尔街英语,还是环球雅思的业务,我们都是用从美国认购过来的技术操作的。只要有用的技术我们就会认购。对于学习平台来说,一定要定制化。我们一直考虑不管是用技术,还是用数据,都可以提高教学方法。在学习英语的时候,不管是来自巴西,还是来自中国,他们语言上的相同背景是怎样的,怎样融入教学方式,技术可以帮助我们进行个性化的定制。

Tracey Xiang:现在中国出现很多平台型的公司,这些公司可能是互联网人创立的一些平台,他们可能有一些理论,在线的所有服务内容都是免费的,当用户达到一定基础之后再收费,可以通过广告、付费的内容或者是其他模式。想听听二位的意见。在某些软件上非常有效的商业模式,教育行业是怎么看的?

Bradden Wondra:我觉得这是有一定挑战的。尤其是在18岁以下的学生市场。一般来说没有办法对他们进行收费,他们都是由家长交费。针对儿童销售的课程,成人不见得感兴趣。还有未成年儿童数据的保密性,有的时候他们会接受K12的初期或者是高中教育,程度不一样。我们必须考虑儿童数据的保密,比如这些儿童是不是很聪明、他是不是不合群,这些数据都是保密的。


Arthur Shen:主持人讲的一半是对的,我们习惯了互联网上的一些服务是免费的。如果这个东西的复制和传递需要的成本非常低,接近于零,我觉得它应该是免费的。很多时候是A做一个服务给B用,找C付钱。很多互联网应用确实是这样。教育这件事情,要求使用者付费,某种程度是帮助他建立持续学习的习惯。教育不是一般的消费,不像吃一顿饭、买一个手机一样。通常一个成功的英语教育,代表着你在未来一到两年内要投入几百个小时,如果这么重大的决定你都要找便宜的,我们真的不认为是下定决心学习英文的。如果你未来要花两三百个小时把英语学好,这些钱对他来说是很小的投资。教育和医疗是两个最不以价格为取向的行业,没有人因为一个医生特别便宜所以才找他,没有说因为这个老师是免费的我就跟他学。如果你跟到一个不对的老师,学到一个不对的服务或者是公司,你所付出的机会成本太大了。


Bradden Wondra:也就是一分价钱一分货。让儿童成功的方法就是让他们看一下我们的学习资料是不是具有互动性。有的时候也需要老师推动他们学习,提高兴趣。他们自己锻炼的时间有多长。我关注的并不是交易的模式,而是学习的关系。

Tracey Xiang:在传统学校里,老师的质量怎么样是学校给定的,或者是家长口口相传的。在线的环境下,教师的评估应该是怎样进行的?

Arthur Shen:我觉得传统的教育行业很容易培养出所谓的名师,或者是明星老师。这些老师建立了个人品牌以后,确实可以口口相传。问题是这些老师跟他所属的教育机构怎么样长期处于共生共融的环境。打个比方,当庙比较大,和尚比较少的时候,这个和尚会乖乖的在这个庙里面撞钟。有一天和尚变得越来越有名,变成菩萨走了以后,他就走了。这是很多教育业者转到线上以后面临的困境,就是怎么样解决名师的问题。


当你走向在线以后,要讲究的是分众,名师是让你没有办法做到分众的最大障碍,因为名师没有办法复制。如果让一个名师服务500个学生,就必须走向演讲式的课程,而没办法走向互动的效果。我们取而代之的是让学生在每一堂课之后立即对老师进行评分,这个评分不是假的,这个评分立即反映在老师的薪酬上,反映在未来你是不是有比较高的机会排到这个老师,或者是降低你遇到他的几率。在我们的系统里没有名师,对每一个学生来讲,某一个你遇到的人都是你的名师。

Tracey Xiang:VIPABC也在跟天猫的机顶盒合作,你们在近期之内会推出什么样的在线教育模式。

Bradden Wondra:我们的关注重点就像他说到的一样,你们想要扩充最好的师资力量,技术就可以实现这一点,技术可以让你把某些做得非常好的老师,或者是非常有效的教学资料进行扩容。我们的目标就是分析教学产品的影响力,以及它达到的效果是不是最好的,评估学习的成绩,进行反思和总结。

Arthur Shen:我们认为现在的学习走向碎片式学习的时候,应该拥有更高的时间自主权和进度自主权,决定在什么时间、什么情境下用哪一种方式进行学习。我们这几年已经将终端延伸到了智能电视长,这是青少年比较看重的,父母亲希望在他们看得到的情况下让孩子使用互联网,而且他们想了解孩子学习英文的历程。在任何情境之下,只要你想学习,不管是有1小时,还是30分钟、10分钟,你都可以在特定的情境下得到教学资源。

Tracey Xiang:在线教育是非常大的话题,以后还会有更多时间来讨论这个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