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游世界,饱览群书(书店篇)

转载 0

葡萄牙·波尔图莱罗书店


摄影禁止


当年福布斯上一张如贵妇人曳地长裙般的室内照片,让这个蜗居在波尔图一隅的小书店声名大噪。富丽堂皇的室内装饰如同宫廷贵妇人晚礼服上镂刻精美的鲸鱼骨,骄傲地向世人展示它曼妙的曲线和靡丽的细节。虽然被世界各地蜂拥而至的观光客踏破了门槛,店主依然带着没落贵族般的傲慢与冷淡,营业时间雷打不动,只懒懒地说一句No photo,任由无数好奇的目光羡艳窥探。


法国·莎士比亚书店


时光倒流一百年


在巴黎这样一座对法语无比骄傲的城市里大大咧咧地把莎士比亚的头像挂在招牌上,是需要一些勇气和满不在乎的,“每天帮忙两小时免费留宿”的规矩让二楼的图书室里一直住着一群天南海北的乌托邦,难怪桀骜不驯的海明威在《流动的圣节》里谈起这家书店的口气也亲昵的如同谈起多年老友。时光荏苒,人世浮沉,店主和这家书店像一盏不灭的灯塔,照亮有梦的人。

阿根廷·雅典人书店


永不落幕的咏叹调


我们常常说知识能够点石成金,由废弃的歌剧院GrandSplendid改造为书店的华丽转身似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证。依然是灯火通明夜夜笙歌的景象,只不过观众由衣香鬓影的绅士淑女换做了形形色色的书籍,而舞台上设置的阅览席中,读者脑海里光怪陆离的幻想世界,正缓缓拉开帷幕。


比利时·布鲁塞尔库克布克书店


书好,胃口才好


比利时人有一种简单粗暴的幽默感,这一点从这家书店的名字就看得出来。不同于一般书店的冷艳高贵,这里的气氛热闹得堪比宜家,而且书籍分类的方法是看它适合下什么饭。活泼的漫画配汉堡薯条,厚重的拉丁文配红酒生蚝,活色生香之间,便给每个人生活里的大俗大雅定下了基调。


日本·代官山茑屋书店


一站式文艺生活体验


1983年创立于大阪的茑屋书店在2011年东京新店开幕时,由知名设计师原研哉担纲的整体设计大受好评,迅速成为新生代文艺地标。有五花八门的商品,有衣食住行的服务,还有气氛绝佳的休息空间,用来消磨一段慵懒的时光真是再适合不过了。正如广告文案中那句“欢迎回到书的世界”,以电影、音乐、书籍等产品的潜移默化引导消费者的生活方式,才是茑屋书店设计思想的核心。


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天堂书店


离天堂最近的地方


博尔赫斯说过,如果有天堂,那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而在荷兰就有这么一座货真价实的天堂书店。由13世纪哥特教堂改造而成的这座书店风格介于传统与现代之间,钢筋水泥与石雕木刻亲密无间,共同承托起哥特式穹顶上的隆重壁画。徜徉其间,宗教和文化的双重神圣感大概能让每个读书人都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升腾,而苍穹之上,god is in his haven。


墨西哥·城潘多罗咖啡书店


绿野仙踪


第一次走进潘多罗书店的客人大概都会觉得自己误入了不思议世界。这座坐落于市中心的书店最出名的是好喝的咖啡和亭亭如盖的绿色植物,充足的光合作用让这家小小书店的氧气含量和幸福指数都高出一大截,蜿蜒其中的走廊楼梯如同探寻桃花源的小径,而不时拨开面前枝丫的读者则像是丛林中探险的寻宝者。


意大利·水上书店


舟行水上


这座书店隐藏在美丽水城一条不起眼的小巷里,偏离游客扎堆的主干道,手绘招牌上一个大大的箭头指示出它有些破败的门扉。由于后门正对运河,每年涨潮期间书店便会沦为泽国,此时店主便会不紧不慢地把书籍都搬上废弃的刚朵拉,支起一把阳伞不紧不慢地等潮水褪去,如同故事里那个嗤笑国王的渔夫一般淡定骄傲。


美国·巴特书店


好天气限定的室外书房


这座美国最大的室外独立书店的风格和店主一样大大咧咧,几排书架,若干阳伞,风和日丽的日子拉出来遛遛,全然没有正经做生意的样子。几个洗刷得没那么干净的空罐头就是收银机,读者来去自由,给钱全凭心情。加州的阳光暖暖的,晒得人心也像黄油般摇摇欲坠,在这样的日子里出门散步,途中带一本旧书回家就着咖啡细细品读,完美的一天也不过如此吧。


法国·塞纳河左岸二手书集市


大河弯弯,一脉风流


大约没有一座城市能像巴黎那样承载全世界对文艺和浪漫的无限想象,而巴黎也从来不令人失望。塞纳河畔堤岸上悬挂的墨绿色木箱,每一个都像是潘多拉魔盒一般引人遐想。作为延续500多年的城市传统,历经宗教战争和法国大革命,至今依然历久弥新。文化,宗教,历史,政治,那些随着塞纳河水静静流淌一去不回,留在箱底的,是陈年的书籍,和最好的希望。


原载于《文艺风象》2014/04总第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