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原还是花园: 我们应该怎样鼓励教育改革

转载 0

在芝加哥上周举办的“技术,教育,教师”研讨会上,我们听见了两个非常伟大的讲话,分别来自Will Richardson和Jennie Magiera。而这两个谈话用完全不同的方式描述了学校和教育科技的未来。


Will Richardson的谈话使听众困惑,或许还有一点不舒服,但是能受到启发。他描述了一个被技术重塑的世界,一个由丰富的资源和机会相连的世界。他认为,我们可能到了一个重新定义教育的时候,我们应该停止追逐芬兰或新加坡的教育方式,做一些完全不同的尝试。”


Will曾经在公立学校教书,他的两个孩子也在公立学校上学,但是Will对他当地的公立学校很不满意。他描述了他们全家由于学校的局限性而普遍体会到的挫折感,比如课堂常规,无聊的传统。他怀疑学校是不是真的在教孩子他们所需要的东西。他表示了对前同事,也就是老师们的深深的喜爱,但他对教育制度及其对改革的抵抗感到失望。他对公立学校的现状,尤其是传统学校对现在全球网络化所带来的无限教育机会的抵触感到无奈。比起Will, Richard Elemore(另一位教育者)对教育感到更加心寒。他说,“我再也不相信制度结构的公立学校了。我认为我的工作就好像在为一个垂死的制度做护理…现在标准的课堂是被设计好的,按部就班的,是与我们目前所了解到的人类发展趋势相违背的。”


而第二天,Jennie Magiera,一个芝加哥公立学校的重要人物,直接回应了一些Will所描述的公立学校的问题。从她的角度来说,如果当你看到公立学校时只看到一片荒地,那你应该是放错了重点。她展示了很多学生制作的出色的作品和视频。她展示了3个二年级的学生在3分钟内配置25个Nexus平板电脑的过程。她朗读了一篇由五年级数学班学生集体写的,刊登在芝加哥论坛报上的关于某个当代时事的文章。无论是以新技术还是传统的方式,芝加哥的学生都在做着了不起的事情。


Jennie对Will的直接反驳的主要论点,就是他没有考虑到发生在学校的一些伟大的事情。我读到的潜台词是,“对于我们这些在学校,试图使教育变得更好的工作者而言,这场‘危机论’对我们并没有任何帮助。”


这两个关于学校未来的不同观点的讨论之间有两个很有趣的问题。第一是一种描述性的,需要被证实的问题:技术能够丰富学生的学习经历到什么程度?学校能不能有效地为学生将来的生活做准备?为培养合格的公民和经济参与者做准备?准备到什么程度?我们的学校是荒地还是花园?无论站在哪一边你其实能都找到支持论点的例子,我们也可以在两个观点中找到精确的平衡点。但这就导致了第二个问题,更是一个战略问题:什么样的故事激发变革?是指出所有的问题,还是展示潜在的机会?


Will和Jennie都看到了社会需求和学校做法之间的不匹配;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履行自己的职责:让教育系统可以更好地服务年轻人。Will决定来解决这种不匹配的方式是突出问题的严重性,而Jennie觉得解决不匹配的方式是突出新兴的最佳做法,并指出道路,走向一个更好的未来。Will鼓励年轻人在教育系统之外找到真理,而Jennie希望年轻人在教育系统之中发现导师。


无论是Jennie还是Will都在为这个大变化——教育的重新定义——而兴奋。而作为教育者的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故事,以什么样的方式为这些变化贡献出自己的力量?


(文章来自www.edweek.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