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讨论免费在线教育的时候,我们在伤害什么?

刘 钊 0


1989年的开放教育资源运动正式拉开了在线教育的序幕,25年后大热的MOOC看起来并未在技术与内容上对其有巨大的突破,元年、颠覆、创新、改变,这些词汇被反复示众,可是,真的是这样吗?高等院校的支持和商业资本的涌入都可以算作是MOOC大规模兴起的的驱动力,但是在C端,它最靠前的形象来自于免费,貌似还有一些更正面的词汇和免费绑定在一起,如教育公平、教育个性,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颠覆的重量?


MOOC所引发的改变性力量源于高等教育系统内部,一开始,它们就是教育导向的自我革新,来自斯坦福大学的塞巴斯蒂安·斯朗教授创立了Udacity,来自斯坦福大学的计算机科学教授吴恩达和达芙妮·科勒创办了Coursera,麻省理工和哈佛大学共同创立了edX,这种高度依赖体制教育的渐进式实践,很难说实现了所谓模式的颠覆,更像是一种已经实践已久的模式在大规模推广之后的形态,再考虑到MOOC现在4%的完成率,去谈颠覆太奢侈了,如果坚持这样说,那我每天都能颠覆自己一下,哦不,三下。


免费的理由?


克里斯·安德森的免费理论要求一个前提,必须有核心的产品和服务,并且能够保持其与模仿者的距离,MOOC最大的危机来自于内容,如何保证其质量水准与供给稳定, 仅仅依靠高等教育机构的标准化课程是不够的,在巨大的科研压力之下,教师的教学活动已经极度受限,如果要去谈到创造性,那么MOOC的免费模式要解答很多个“为什么”和“凭什么”?另外,从Coursera与edX的高等教育领域的发展来看,前者体量上的庞大掩盖不了深度上的硬伤,后者可能在强度与效率上会更有保障。


据MOOC学院去年的数据统计,大陆地区MOOC的学习者现多来自经济发达地区,有能力付费;学习动机上,获得更优质的教育远远大于免费的诱惑;在阻碍学习的原因上,MOOC平台的在语言、内容、形式、方面的不完善至少占到了一半,其提升空间依旧很大。


免费的才是最贵的


薛兆丰先生说,免费的才是最贵的。针对在线教育产品来说,免费用户从来都不是他的客户,我们可以理解为免费用户是为了建立平台生态,但如果把免费当作MOOC的生之属性,那MOOC就永远不可能提供优质的教育资源,因为公益性事业的效率是远远低于商业性行为的,“只有“价高者得”的规则,才能引导人们向社会提供有价值的服务。”迄今为止,Coursera的融资额已经超过6500万美元,所探索的证书计划创造了50万美元的收入……540万的注册用户、107个合作伙伴、542门课程给运营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如何减少免费的负担,实现商业模式的建立,是MOOC走得更远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