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课网韦晓亮:悬挂于封山期的每一杆猎枪,最终都会派上用场

7月末的在线教育与移动课堂中,创新伙伴CEO韦晓亮透漏,旗下一款重要产品即将进入研发的重要时期,此后,高管和员工都不能接受媒体的采访,他在公开场合的这次发言,可能成为8个月内的最后一次发声。


“其实我们觉得做得还很差,离我们心中自己的产品还差很远。”韦晓亮对上线不满一年的SmartPigai和SmartStudy有着更多的期待,作为从新东方走出来的创业者,他最不能容忍的是,妥协与混乱,使得产品成为了自己曾经讨厌的摸样。

以下是韦晓亮带来的分享,由茄葩编辑整理。


很多地面教育系统提供的是中介生意


学习的背后是两个动作,知识的传递与知识的内化,如果没有反馈的话,其实教学是失控的。但要想完成闭环的服务教学系统的话,学习的背后必须要有反馈。很多机构其实做的是中介生意,而不是教学服务生意。我在新东方工作了9年时间,从老师做到校长,我自己最重要的一个体会在于,包括新东方在内的很多地面教育系统和线上教育系统,都只做了一半,只做了一半就导致了为什么学生得不到效果,因为很多教育机构就没打算给学生效果。给学生更多的是承诺,这些承诺不能去保证它的效果。教育行业和医疗行业是最接近的,它必须以治好人病为主,而不是说我只给你看个病,治不治好我不管。


线上线下的分类无法促成令人尊敬的教育


教育行业线上线下是最重要的吗?我不知道大家是不是觉得这个问题是最重要的,尽管我是做在线教育的,我一点都不觉得线上还是线下是谁更重要,因为很简单,如果有一家线下教育机构,它的服务非常的闭环,它的服务也非常的严格,它有整个的一套课程之后的服务体系,以及评测,以及用户行为收集的话,我认为这样的机构虽然是线下的,但它极其令人尊敬,因为只有这样的机构才能保证教学效果。因此以效果为导向的教学机构才是值得尊敬的。而不是所谓的线上教育值得尊敬,线下教育值得尊敬的问题。


我们做的还不是在线教育


客观来说,在全世界做在线教育的人是很少的,我也不是做在线教育的,在线教育最难的不是教,而是育,大部分人做的不是在线教育,而是在线教学、在线培训、在线教育服务,或者教育服务。Coursera做的也不是在线教育,而是在线教学。K12业务里,有一个网站说他们是做在线教育的,我当时反驳了他,我说,你的题库里依然是这些东西,安徒生是哪年生的?哪个国家的?这跟我有一毛钱关系吗?但是真正的在线教育可能是这样的,请问安徒生的童话里哪篇对你的启发最大?为什么?这是育。而前面的最多是教,或者记忆或者、背诵、考试。因此我常常说,我们没有资格做在线教育,我们大部分人做的是在线教学。


个性化学习的实质根本不是内容


我们的SmartPigai和SmartStudy跟踪的是学生的学习行为,最终做的不是推送个性化的学习内容,而是学这些标准化内容的个性化学习过程。在我看来,内容不需要个性化,需要个性化的是如何学这些内容,以及这些内容的学习次数,而不是说一个老师给100个同学讲100个版本,这个根本做不到,没当过老师的人很容易理想化,说,个性化是你给我讲的和给他讲得不一样,这可能做到吗?只有做过老师的人才会发现,绝对做不到,任何一个老师只会准备一套完整的内容,最终学习一套完整内容的时候,有人是按照顺序学,有的人是跳着学,有的人学习的慢,有的人学习的慢,有人穿插着批改。这套算法其实就来自于我在读书期间我的论文,《利用最大似然准则的双向联想网络研究》。


我们的神秘产品—可穿戴设备


线上永远不能超越线下的优势在于,线下学习是有社交圈的,线上即便你有所谓的互动,那个并不是真正的社交,这个社交在教育行业里面,并不仅仅是聊天那么简单,它涉及到人与人情绪之间的影响。因此为什么在过去的线下600人的GRE班里,同学们不容易放弃,因为物理空间确定后,会形成一种情绪上的影响,这是我教了十几万学生之后,我受到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启发。我们公司一项目组,正在做一款可穿戴设备,它的使用,很有可能会对在线教育里人的感觉造成突破,让用户的学习环境发生改变,更加逼近线下的教育模式,当很多人在谈到线上颠覆线下的时候,我去谈另外一种观点,线上在一些点上要全面升级线下的体验,在另外一些点上,线上反而要去模拟线下,线下并不是一无是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