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快钱还是做教育,这是一个问题

罗媛元 0

91外教网创始人龚海燕在昨天参加“技术革命与数字教育”MIT论坛中提出中国在线教育已经到了“风口”,每天新诞生的在线教育公司有2.6家,有越来越多有理想有梦想的人提出希望对我们传统教育体系内的问题进行改变。


新产品频频亮剑,大小融资不绝于耳,玩儿跨界的也大有人在。大佬和巨头强强联手背后包藏小心思,草根和小宝惺惺相惜心中怀揣大梦想。无论如何,存在即为合理。



眼看着改变教育的口号越喊越亮,瞄准各色市场的公司层出不穷,教育和资本、技术结合,到底是为了赚快钱,还是在做教育,其实不难判断。


政策在说什么呢?

三通两平台、教育信息化、教育资源均衡…


市场在说什么呢?

家庭消费重头戏、千亿规模、行业洗牌…


技术在说什么呢?

大数据、云计算、智能硬件、游戏化设计…


从GPEST各个角度来看,这都是想不火都难的节奏。我们再看看竞争,玩家众多的情况下,依旧是一大波僵尸顽强袭来,为啥?因为这是一个千年难破的题——教育并未改变。


两千多年前,孔子说:“各因其材之高下与其所失而告之,故不同也。”我们称之为因材施教;


200多年前,德国教育宣言指出,教育的目的,不是培养人们适应传统的世界,不是着眼于实用性的知识和技能,而要去唤醒学生的力量,培养自我学习的主动性,抽象的归纳力和理解力,以便使他们在目前无法预料的种种未来局势中,自我做出有意义的选择。教育是以人为最高的目的,接受教育是人的最高价值的体现。


今年初,听王强的一个讲座,他说“教育的终极目的是学会如何幸福地生活”,我非常认同。不过看到他后来的实际行动,实在很难与之前的理念联系起来。不过,虽然无法苟同他的某些具体做法,但钱投在哪里是人家的选择。


赚快钱与做教育是否一定是矛盾的呢?答案是肯定的。不同的方向无法幸福地在一起,不同的步伐无法守望相助,不同的姿态也将看不到彼此。直白点说,开会都不在一个会场。


一边是目前国内的最大网络教育机构正保远程教育旗下中华会计网校通过收费、篡改考核信息为手段牟利的黑幕被媒体曝光,一边是各种以填鸭式考试培训、鼓励造假的留学咨询以及帮助作弊的题库产品为业务的所谓“教育”公司要融资上市。


市场化的民办教育可以少一些条条框框的束缚,释放出更多的活力;互联网不受时空限制的属性能促进教育资源均衡化;大数据具体而精确的分析使教育的个性化成为了可能。从逻辑上看这些结论都是极其伟光正的,但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以培训、补课等形式从四面八方加固应试教育枷锁的做法毫无疑问是与教育本质背道而驰的。


技术的确能改变教育,但却因为很多求快求利的糟糕先行者让泡沫淹没了实际。


当然,教育科技的大潮已经来袭,教育模式向好的改变不是没有。学校之外的开放课程、个性化练习,学校之内的分层选课、过程性评价,都在云平台、大数据等技术的支持下有了实质性的进展。


总之,泡沫吹得再大再美,终究会破灭。别看现在热火朝天,在线教育遇冷说不定就大约在冬季了。


18世纪思想启蒙的时候,社会号召:去到光明的积极的地方受熏陶,再回到原点去点燃黑暗的愚昧的东西。今天同样是这样,如果我们看到了光在哪里,就不该将行业的未来引向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