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阅 ┃ 民国教育的核心价值—成全

转载 0

为什么民国教育是好的教育


首先,我想说,好的教育都是相通的,坏的教育则各有各的坏法。民国教育毫无疑问不是完美的教育,但它却是追求完美的教育,所以我认为它是一种好的教育,跟世界上所有好的教育一样,它有着相同的内涵和本质。


爱因斯坦在1930年曾说过一番话,他说“在人生丰富多采的表演中,真正可贵的不是政治上的国家,而是具有创造性的、有情感的个人,是人格”。这番话曾经深深触动了我,不是教育家而是科学家的爱因斯坦说的这番话,道出了教育的本质。他说,教育的本质指向的是个人,而不是指向政治,乃是要让人成为具有创造性的、有情感的个人。从这个意义上说,民国教育更无疑是一种好的教育,因为它最大限度的做到了追求这一个目标。


在今天这样一个追求成功、人人渴望成功、人人拼了命要抓住成功以及人人都把成功当作人生终极目标的时代,再来看民国教育所赋予那个时代的学生、教师、校长身上所拥有的那种气质、使命和责任,我们可能会有特别的感想。


那个时代不是一个讲成功的时代,那个时代不是要拿学生或者教师来成功的,当然也不是叫他们失败。尤其是,成功有各种各样不同的意义,但在我们中国的现实环境当中,今天的成功却有它特定的内涵,那就是两样东西——权或者钱。这种极致的追求,让时代每一个毛细血孔都沾满了铜臭味和权臭味。


这个成功的“功“我想了很久也没有想通。它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中国人过去所讲的“立德、立言、立功”三不朽的“功”吗?我千思万想,最后的结论是——这个功乃是功名利禄的功,它纯粹是为了满足自己在世上的物质欲望而生出来,跟人的内心没有一点关系,它完全是外在的可以量化的评价标准,而不是一个关乎人的品质、精神,或者关乎文化的标准。从这个意义上讲,民国追求的绝对不是成功,它追求的是“成全”。


为什么民国教育是“成全”


民国的教育乃是为了成全每一个人,不仅是为了成全每一个学生,也是为了成全每一个老师、每一个校长,甚至成全所有的人,让每一个人在教育当中得到一个确定的、安全的、健康的价值。它不能是由金钱、地位、知识来衡量量化,而只能是无形的、不能用物质尺度衡量的价值。在今天这个时代它基本已经见不到了。


今天的衡量尺度就是物质、权力和级别,我看到很多朋友印的名片上面就是“副局长,括号,在享受正局级待遇”。甚至很多中学老师也要在括号注明比如说“相当于副厅级,正处级”之类的待遇。大学里有很多教授明明已经生活得很好,但为了争一个处长这样的岗位仍然会打得头破血流。人们渴望用一种可以量化的标准来肯定自己,而非量化的标准肯定不了自己,它不能使自己在这个时代里得到正确的认定。  


回过头来看,民国教育的核心价值在哪里?它就在“成全”这个词上。它不求成功,但求成全,不问成败,只问是非,不问结果,只问耕耘。


再回过来问,教育是什么?教育其实就是成全每一个个人的人格。教育不仅仅是成全学生,也是学生与老师之间,学生、老师以及校长之间相互成全,因为当老师在课堂上与学生分享时,事实上学生也在成全老师,它不是单向的,而是双向、多向的。“相互成全”是中国文化当中很缺乏的一个教育,民国教育却是“成人之美”。它成全每个人的人格,让每一个人都在教育的过程中得到生长,如同一棵树长成更大的树,成就一个美好的、自然生长的过程。


民国教育从来就不说自己是一种完美的教育,是不可超越的教育,它是低调的,它没有很多的口号,却是扎扎实实的、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的教育。


文章节选自《校长》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