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12、油页岩以及撒玛利亚人

刘 钊 0

油页岩


1865年,经济学家杰文斯在《煤炭问题》中疾呼,能源枯竭的现实可能比预想中来得更快,这种悲观情绪和末世情怀很快蔓延到了其他产业上。近些年来经济哲学观的重建让人们似乎看到了另一种现实,即能源的枯竭在逻辑上是不可能的,能源的开采最终不会被储量所限,而只会被技术与成本所喊停。水平井和分段压裂技术一度改变了世界能源的格局,通过对泥页岩孔隙和夹层中石油资源的开采,美国重返全球最大产油国的地位。而油页岩,这个石油历史中幽灵一般的搅局者除了引发史上第二轮采油高潮以外,更深远的意义在于提醒我们,产业竞争的红海很可能是一个伪命题。


在承继了工业传统之后,通过互联网技术的深入发展与行业细分,新技术理性对于K12教育这样的轻产业提供了新的投射。看上去,它似乎具备了改变教育产业格局的潜质,但也仅仅是“潜质”。技术阶层与教育群体一直在进行着持续数年的错位对话,它们所导致的误解需要一个怎样的释怀过程,是我们首先要面对的问题。多年来,技术主义的攻城略地只在社会化考试上获得了较为稳固的根基,而却很少获得体制教育的支持。2014年,大热的猿题库与梯子网让行业观察者一度以为看见了k12教育的新入口,却在后来分别陷入了技术思维与内容模式的局限之中。


K12教育


理解中国的K12教育需要看清幼儿教育、义务教育与非义务教育的沟壑,处在两侧的教育阶段由于非义务性,具备了商业化的可能,早期教育、国际学校等等选择已经被人们广泛接受。相对来说,现在已不是商业力量进入非义务教育阶段的窗口期,但义务教育的堡垒依然空气稀薄,亟需新生力量。


中国的商业教育产业跨过了体制教育,直接对教育进行表层开发,就好像,我们放弃了开采成本更低,效益更高的原油开发,凭借技术自信,直接开采油页岩。选择了体制外教育这样的红海,放弃了基数更大的基础教育,更高的开发成本和更坏的竞争环境摆在了所有行业者的面前。


K12教育的新入口到底是哪里,是猿题库选择的学生,梯子网选择的教师,亦或是学大、学而思选择的家长,还是看起来难以突破的代表体制教育的学校。现在看起来,很有可能是最后者。学校连接了教师、学生、家长的价值认同,只要获得学校这个中枢系统的支持,会有机会进入一个其他互联网教育企业未曾踏入的新的领域。


撒玛利亚人


J•J•艾布拉姆斯架构的[疑犯追踪]中,撒玛利亚人这样的人工智能体系统获得政府信任经历了一个曲折的过程,纽约的24小时终证明了技术理性可以摆脱原教旨主义的自信,在把握住技术的辅助性之后,促进生产者和传播者的新生,获得了体制的信任。这种新的信任体系的建立,也衍生出了更多的节点,如教师。在中国的教育政策中,教师是被排斥在商业之外的,而恰恰这是个群体,创造了教育产品中最具价值的部分,我们在未来构建的学校技术方案可以在适当的时机对课程进行产品服务,它将极大的提高教育生产者的对新技术系统的认同与支持。去建立远比BAT的互联网教育圈地行为更有意义的产业模式。


新的教育改革下,学生、家长、教师、学校还能通过过互联网人的努力获得更多,一个怎样的技术方案可以联通四者,打破行业与心理的壁垒,这既需要技术理性,也需要人文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