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阅】周游世界,饱览群书;心之所向,教育之美

转载 0

美国-西雅图图书馆


城市中心的美丽意外


和其设计师REMKOOLHAAS的另一著名作品CCTV大楼一样,西雅图中央图书馆看起来似乎与城市有些格格不入。56米高的玻璃钢架以旁逸斜出的姿态矗立于西雅图这座老派工业城市的中心,仿佛电影里在这里邂逅的情侣被砰然击中的心脏。作为著名解构主义建筑代表作,它终结了西雅图常年缺乏图书馆设施的历史,并成为这座城市最受欢迎的社交场所之一。


英国-剑桥大学三一学院图书馆

拂过时间的灰


站在这座建于1590年的精美建筑里,时间都会为之停滞,而更令人惊艳的是其中收藏的《凯兰书卷》《杜若经》等珍贵拉丁语福音手抄本。从中世纪传承至今的装饰风格和室内陈设几百年来静默不语,保存完好的阅读桌上,书脊上一根根细细的锁链将读者拉回那个阅读比黄金更为奢侈的年代。


英国-牛津大学波德林图书馆

魔法时代的最终幻想


仅次于大不列颠图书馆的波德林图书馆是英国第二大图书馆,拥有600万册藏书,是无数教授学者心中的学术圣殿。然而这一切都在2001年变得无足轻重,因为它在大银幕上化身为《哈里波特与魔法石》中的霍格沃茨图书馆,从此那高耸的哥特尖塔和沉重的石质门扉后绚烂的魔法世界,成为了全世界麻瓜少年心中的不朽梦想。


日本-多摩美术大学图书馆

光影圆舞曲



在多摩美术大学图书馆的天花板下,混凝土以不可思议的甜美弧线围成柔软空间,除了用以存放书籍,更像是为了小心翼翼地保存每个读书人没由来的突发奇想。温柔的曲线书架和静谧的落地圆窗围合出理想的造梦场,身处其中,每个人都能为自己寻找到一个宁静舒适的角落,半坐半倚地,度过一生中最好的时光。


德国-斯图加特市立图书馆

盗梦空间


以严丝合缝的条条框框承载清静无为的纯净天堂,这真心是只属于德国人的浪漫。清晰的几何结构赋予整座建筑一种朦胧的神性,层层敞开的正方形中庭沐浴在天光之中,一切都仿佛失去了重量。在这片精心设计的虚无之中,读者如同与世隔绝,只有光,空气,和手中的书,让人在这个白色梦境中回环往复。


荷兰-海牙老图书馆

买椟还珠



这座文艺复兴风格的图书馆仅在每年8月底至9月底周末的欧洲遗产日开放,来访者却没有一位是来看书的。与其说是图书馆,毋宁说这是一件限定版的艺术品,精致的雕花,唯美的装饰,像是一位风华绝代却深居简出的美人,只在一年一度盛装出游时不厌其烦地堆砌出那个早已逝去时代的繁华残像,惊鸿一瞥,一眼万年。


美国-埃克塞特学院图书馆

天圆地方的禅意隐喻



这座朴素的九层红砖建筑在校园里毫不起眼,只有步入其中才能发现别有洞天。混凝土墙面上极致完美的圆形洞口向来访者敞开了图书馆的一切,置身其间恍然洞悉了某些不可名状的真理。如果说一百个人眼里有一百座图书馆,那么由路易斯·康设计的埃克赛特学院图书馆大概算不上最出挑的一个,但这种如同被补完的静谧心情,足以回响一生。


巴西-皇家葡萄牙阅览室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



这座建于19世纪80年代的阅览室有个耐人寻味的标签——拥有葡萄牙领土以外最大的葡萄牙语藏书量。毫无疑问,与它那浮夸绚烂充满海洋风情的室内装饰一样,这是葡萄牙航海者曾经雄霸一方的证据。然而沧海桑田,书籍里的华丽辞藻与建筑里的卷草浮雕尚未褪色,那个曾经叱咤七海的国家却早已籍籍于历史的尘埃之间。


梵蒂冈-梵蒂冈图书馆

无冕之王座



作为基督教世界的精神核心,梵蒂冈的一草一木都闪耀着神圣的光芒,这座承载了千百年来经卷典籍的图书馆更是无比神秘。这座图书馆每年仅向符合条件的数千名研究者敞开大门,并且在入馆须知里骄傲地宣布,“无论入馆前或入馆后,本馆都有挑选读者的绝对自由”。在这里,俗世律法和普世价值统统无效,惟有顶礼膜拜,方能得见真经。


日本-司马辽太郎纪念馆阅读室

方寸中的无限


也许是因为长久囿于方寸之地,日本人对于小空间的把握可谓丝丝入扣。在司马辽太郎纪念馆里,穿过长长的玻璃甬道来到的,是一整间由书籍堆砌而成的阅读室,两层高的巨大书架上分门别类地摆放着司马辽太郎本人的著作以及与其文学生涯相关的书籍,长长的一眼望不到头,如同置身于作者的思维宫殿之中,惟有书能引领我们看穿这大千世界背后的草蛇灰线。


原载于《文艺风象》2014/04总第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