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葩赠书 有会有期︱导演韩寒:我只是没有能力接受我不想要的教育

刘 钊 0


一个对语言没有贡献的赛车手不是一个好主编。但从《后会无期》的反馈来看,韩寒很有可能是一个好导演。2000年从高中退学从事写作,2003年开始赛车生涯,2012年发布App应用“ONE·一个”。作为一个持续跨界参与者,他走过的路有点刺眼,追溯这条路的起点,他一直是教育体制里的那个异见分子。


韩寒对学校的认识是以离开它得以完整的。正如丹尼尔·贝尔所说的那样,只有远观,你才能看见它的轮廓,体会它的体积,在意识领域意识到它之于个体的意义。要感受一种教育,人们必须在它的校园里行走;然而,要看认识一种教育,只有站在外面方可观其全貌。退学的第三年,韩寒出版了《通稿2003》,用17个问题记录下来他对教育体制的思考轨迹:


诗歌的问题:所有现代诗,其实都只是一个格式的问题。


压力的问题:有人可能觉得在某个时段里,精神的压力是大于经济的压力的,比如说高考的时候。其实高考的压力仍然是完全的经济压力。


恋爱的问题:我觉得喜欢一个人和一个人的思想品德完全没有关系,况且现在的教育已经发展到了一个人在学校里的所谓思想品德和这个人真正的思想品德完全没有关系的地步。


军训的问题:在我高中军训的最后还进行拉练,内容是一个年级假想成一支部队进行行军,途中不断卧倒,旁边还有校方和某些嘉宾驱车观看,在一次全体卧倒的过程中,我的战友可能看见地下正好有一摊水,思考要不要往边上卧一点而犹豫了一下,被教官看见,一下就踹卧倒了。教官说,在战争中,像他这样没有及时卧倒的人早就已经被敌人炸死了。我想,敌人若是效率真如此之高,那首当其冲被摧毁的应该是边上视察的汽车。


送书活动


方式一:
关注@茄葩微信公众号,评论并转发本期【茄葩赠书 有会有期】到朋友圈,将截图回复给茄葩

方式二:
关注@茄葩新浪微博,直接评论并转发本期【茄葩赠书 有会有期】


我们将选登精彩评论并赠送本期推荐书目——韩寒《通稿2003》